搜索
刺猬养殖首页

“我成了新上海人”——访华东师大台籍副教授陈弘信

“我成了新上海人”——访华东师大台籍副教授陈弘信

  “2019年对在大陆的台湾人来说是充满机遇的,希望大家靠自己努力实现更好的发展。

我也愿尽自己所能,为更多想要到大陆发展的台湾青年提供帮助。 ”2010年来到大陆发展,现为华东师范大学企业经济与管理学部副教授的陈弘信说。   今年是他从大陆回台北过的第9个春节,多年间,飞越清浅海峡的时间变短了,大陆服务台胞的措施更全面便利了,不变的是两岸共有的传统中国年味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   “最重要的是一家人团圆”  “我早年间就经常参加两岸交流活动,那时候每次都要到香港转机,来一趟要花一整天时间。 ”说起这些年来的变化,陈弘信表示自己有深切的感受,“近几年就方便太多了,现在我从上海的家到台北的家,全程只要三四个小时。 ”  “原来回台湾过年还有一个问题,那就是机票非常紧张,我们‘十一’左右就要开始抢春节的票,大家都很窘迫。 ”陈弘信笑言,抢飞机票一点不比大陆同胞抢火车票、高铁票容易。 “现在每年都会协调春节加班机,而且加班机的价格都不会很高,基本可以保证大家都能回家过年。 这也让大家更踏实、更安心。

”  今年春节,陈弘信还在自己身边发现了一个新现象:有些台商选择“逆向而行”,直接把家人接到大陆过年。 “像我所在的上海和周边一些城市,物质条件越来越好,景观也很好看,家里人都愿意来体验大陆的春节。 甚至有个台商朋友,专门把已经回家的员工的宿舍腾出来,让其他员工邀请家里人过来团聚。

”  “我每年都会回台北陪家里人过年。 ”陈弘信感慨道,“不过不管在上海,还是在台北,最重要的是一家人团圆。

这对两岸同胞来说是共通的。

”  “居住证带给我们实实在在的便利”  过去一年,让陈弘信最有获得感的事是领到了居民居住证,“居住证带给我们实实在在的便利。

成了新上海人,我们也更有归属感了。 ”  “记得有一次开车出门忘了随身携带驾驶证,交警把车子扣了,要罚款扣分,这都是合乎法规的。

但让我觉得荒诞是,当我第二天去交罚单的时候,交警发现系统里没有这笔罚单,因为我的驾驶证是用8位数的台胞证申请的。

”  那怎么办呢?“我当时急着领车,就说要不再开一张罚单,我现场直接交了总可以吧?但是没想到,当场开的罚单,系统当中还是无法识别。 ”说到这里,陈弘信有点哭笑不得。

  2018年9月1日,港澳台居民居住证开始申领第一天,陈弘信就带着全家去办理了。

“拿到证件后,第一件事就是去交管所更新自己的号码。 说来也是很巧,排在我前面的3个都是跟我相同情况的台湾人,可见这个政策方便了多少人。

”  近些年,台湾就业市场不景气,许多年轻人选择到大陆发展。 陈弘信发起的“英才汇聚、沪上逐梦”台湾优秀博士(生)上海高校交流会已经举办了两届,为100多名台籍博士来上海高校求职提供了便利。   2018年以来,“31条惠及台胞措施”、取消台港澳人员在内地就业许可、港澳台居民居住证等一系列政策的推出,让台胞可以更好地融入大陆发展。 “大陆越来越有吸引力,今年我们还打算扩大交流会的规模和地域,让更多人参与进来。 ”陈弘信说。   “过的都是传统中国年”  穿漂亮的新衣服,吃丰盛的年夜饭,小孩们放完烟花,就围着爷爷奶奶拜新年、领压岁钱……这是陈弘信怀念的小时候过年的记忆,“我们过的都是传统中国年。 ”  “我们一大家子有四五十人,每逢过年,大家都从天南海北回到爷爷奶奶家,真是热闹!”陈弘信说自己印象最深的是妈妈做的佛跳墙,“白菜、鱼翅、腊肉、芋头、排骨、板栗……光准备食材就够麻烦的了,但可能因为它也叫‘福寿全’,寓意好,每年家里都会做。 ”  这几年春节回到台北,陈弘信也有些“不习惯”的地方。

“我每次去夜市吃小吃,都会找回来一口袋的零钱,在上海已经习惯了用移动支付买早餐、点外卖,回到台北还真是非常不方便。

再就是台北街头的摩托车噪音大、尾气重,这在上海也是很少见的了。

”  “我的两个孩子也慢慢长大了,每年我都会带他们回台北过年。 ”陈弘信说,“去年拿到了居住证,我也考虑让他们从台商学校转到公立学校上学,让他们更好地融入当地社会。 ”(记者程龙)+1。